樱桃下载app安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夜半,山洞外细雨绵绵,吕兮枝将衣服收拢了些。

山壁上用石头划着多道痕,多是咒骂司徒绫的话。

若不是她,吕兮枝不会这么狼狈。

她应该享尽追捧和高贵才对。

“司徒绫!”

她丢开手上的石头,外边传来脚步的声响。

这些天追杀她的人比比皆是,得好好藏起来。

“吕师姐。”

外头传来男孩熟悉的呼唤,吕兮枝脸上露出笑容,细细听外头没有其他气息后,钻了出去。

“子易,怎么找到我的。”

她白色的衣裙脏污不堪,面前身高只到她胸前的男孩干干净净。

私房女神粉红爱恋可爱

“离开之前,我在身上留了药粉。”

那药粉无味,他可以用毒物追踪。

“我们的子易还真是聪明,神医谷应该我俩继承才对。”吕兮枝想将他拉拢。

随着她的靠近,子易并未表现出戒备,吕兮枝眼眸盯着他,浅笑道:“去找那姬月离了吗?”

“找了,我划伤了他,绫师姐与我决裂。”眉睫低垂,子易看着地面,“神医谷,我回不去了。”

所以他才来找自己的吗。

吕兮枝心里思绪打着转转,这不挺好,现在他们两个都站在绫清玄的对立面,有同伴总比有敌人好。

“子易,放心,师姐会保护的,也会帮取得姬月离的血肉,助练功。”

“谢吕师姐。”

小小少年,悲伤无处隐藏,慢慢溢出。

吕兮枝藏在手袖里的匕首,缓缓收起。

子易对她没有杀气,而且他连武功都没有,往后就算他生出异心,她也可以利用他威胁绫清玄,或者让他挡在自己身前。

思及此,她松了口气,也看向天边那弯明月。

……

“司徒绫,这就走了,不多待会儿?”

毓秀准备回玉珍门,看着他们俩收拾东西,立刻热情邀请,“我玉珍门虽不是什么大门派,但还不错,要不要去逛逛?”

“不去。”绫清玄拒绝道。

毓秀疯狂撒娇,“去嘛去嘛,就去看看,或者们去哪,我看看是不是顺路?”

“不顺路。”带上斗笠的姬月离看着那不停抱着绫清玄晃悠的手臂,有点想砍下来。

“松开。”

毓秀惧怕他身上的气息,秒怂收了手。

“凶什么呢,瞧他那样,司徒绫得多倒霉才和他在一起啊。”毓秀躲在护法身后嘀咕着。

绫清玄淡淡道:“日后玉珍门伤亡惨重,我会去的。”

毓秀:……

就不能想点好的吗,她玉珍门哪有这么脆弱,回去得加固设防了。

两人离开,毓秀在后面疯狂挥手,护法一把抓住,毓秀愣住,“干嘛呢?”

她晃了晃,没甩开,护法那板着的脸上,有些紧张。

“门主,上次的问题,我回答。”

“说。”说话就说话,干嘛要这么抓着她,别人看到还以为她打不过自家护法呢。

“若门主不是门主,只是毓秀,属下也会允一生守护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因为……”护法松开手,跪在了她面前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“跪什么,地上多脏啊!”毓秀去拉他,一个不稳滑倒,被护法稳当的接在怀里。

以前他们不是没有这么近距离靠近过,但这次,两人的心境却有变化。

护法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门主,是发现了,那天才会问我的吧。”

“发、发现什么了,先让我起来。”还好周围现在没人,不然多丢脸啊!

护法抱住她,垂眸道:“发现我肖想,包藏如此不堪的心思。”

毓秀的心跳静置了一秒,她拍了拍脑袋,见鬼似的看着护法,随后哈哈两声,从他怀里跳起来,“原来,原来喜欢我!”

呼,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暴露她对他也有意思,女子得矜持,更何况她是一门之主,有人仰慕她才对。

“对不起,门主,若厌恶,我……”他撇着目光,“我会辞去护法一职。”

他正要往地上磕去,毓秀扶住他,啧了一声,“既然知道错了,那我便罚吧。”

“门主请说。”护法既然决定坦白,就已经想好会被惩罚。

就算以后不能正大光明保护她,但他可以默默守护她。

毓秀往前走了几步,伸手挑起他的下巴,让他看着自己。

“就罚……一辈子保护我。”

“门主?”

“赶紧滚起来,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呢。”她背着手,唇边带笑,脚步轻快离开。

护法双手握紧,连忙起身追去。

这惩罚,他接受了。

……

“绫儿,什么时候多了看戏这个兴趣?”不远的树枝上,绫清玄躺在姬月离的怀里。

两人分明早就走了,可却在这看了毓秀和护法的恩爱戏。

小姑娘眸色淡淡,只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。

“售后服务。”

姬月离也不多问,将她额边的发丝撩到耳后。

“我们这便启程?”

“嗯,去找最后的药。”

谷主想用那药干掉他,是在没有其他药草的前提下,如今她手上有其他药,说不定可以救他。

两人启程,这路上绫清玄也不勉强他乔装打扮,他爱红衣便穿着,而她则换下了白衣,选择了水蓝色的服饰。

两人本就容貌出众,没有带着面纱的她,一路上被多人关注,后来姬月离还是让她遮住容貌。

姬月离名声在外,追杀他的人也多,依旧是一伤一治,不少人劝绫清玄远离他,回归正道。

她只眸色淡淡,手里银针加重。

不到十日,他们便到了芝谷,谷主所处的地方。

姬月离有了见家长一般的紧张,“绫儿,若师父不同意这门亲事……”

“娶我还是娶他?”

被小姑娘噎了一下,姬月离牵着她的手道:“自是娶。”

“那便只在乎我的想法。”

姬月离点了下头,和她一起下了芝谷。

这边高度不低,姬月离将她好好护在怀里,与她稳稳当当落在地面上。

只是刚站稳,四处便出现一片毒雾,绫清玄伸手捂住他的口鼻,往怀里翻腾几下,丢了颗药给他。

“何人?”

毒雾之中,有沧桑的声音传出,姬月离瞬间出手,绫清玄按住了他。

“可是神医谷谷主?”里面顿了下,沉声道:“不是。”